SSS

灣家人
目前深陷OW泥沼中

CP :R76R(偏R76) 、M76、麥藏麥、源麥源、雙飛、Ana麥.....族繁不及備載。

©SSS
Powered by LOFTER

【R76】谣言&事实


作者脑袋有病

角色崩坏,Bug杂多,请慎入,谢谢。

互换身体梗

副CP:麦藏麦(只提到一点点)



防    雷    预    警



OW有个众人皆知但当事人不知的谣言。


事情发生在抢旗争夺战开始前一分钟,灕江天塔什麽不多,小吃最多。

刚吃完烤鱿鱼的D.VA没着装机甲兴高采烈的在重生室的角落挖出一样东西,招唤着队友们一同研究。


爱热闹的Lúcio第一个凑上去,接着小美、Reinhardt也跟着围观,

「看上去很像牛仔的闪光弹。」

不知谁说了这句,于是McCree跟上前瞧瞧。

只有士兵76丝毫不感兴趣的在一旁待机。


「这涂装挺像Overwatch早期的实验品....」Reinhardt嘀咕道。

金属色配上一圈黄,上面还有个涂鸦。


「实验品不是早就销毁了?」小美问道。


「这个涂鸦看上去来好像巫师的帽子.....」Hana摸着瓶罐说着。


「说到巫师,有一年的万圣节Dr. Ziegler还扮成女巫,真怀念啊。」Reinhardt感叹。


闻言,原本波澜不经的士兵76像是想起什麽脸色一变:「等一下Hana─────」


可惜晚了一步,韩国少女被士兵76激动的语气吓到,手中的瓶罐没拿稳就此滑落至地面,一股气体从瓶中洩出。


Reinhardt立刻开启屏障力场同时护住自己以及身旁的Lúcio,美则是升起冰牆隔绝。

一阵烟雾过去后────



死神觉得一定是今天起床的方式不对才会看到敌对的士兵76以奇异的方式在走位防守。

这傢伙不冲锋陷阵去抢旗也就算了,还在地上乱插奶棒沉浸在黄色光圈裡转圈圈,不只如此,对方异常雀跃,声线都比平时高上几分。


此时此刻正是宰了宿敌的好时机,死神不动声色用了幽影传送到对方身后。


正想要嘲讽几句士兵76,「童子军你─────」来不及说完就被对方的惨叫给打断。


「哇啊啊啊啊啊啊──────」此时才察觉到身后是死神的士兵76尖叫着转身,

一个回身太用力导致转了一圈半才止住,连带着手中的脉冲步枪给甩飞出去。


死神:「.............................」


躲在暗处伺机提供辅助的周美灵:「...........................」


怎麽不连脑袋也顺便甩出去算了。某人内心吐槽。

这个士兵76好像挺蠢萌?


沉默三秒过后...


「I’ve got you in my sights! (我看见你了!)」


看你个鬼啦!!你的枪都飞走了开什麽大啊?!是要用奶棒砸人吗?!


「哎哟、好丢脸。」

于是他们见到一个双手摀着脸跑去捡枪的老兵。


死神突然没了对打的兴致,他的战意随着崩坏的士兵76随风而去,这个老兵才不是他认识的士兵76!

放任对方自生自灭绝对是最好的选择。死神打算以亡灵型态离开此地,连旗都不想抢了。

然后他听到下面这段话→


「是被人家的叫声给吓跑的吗?76大叔真是厉害呢!叫声也能吓走死神!我成功保卫住贞操了!下个敌人来我也继续尖叫吧!」


亡灵状态的死神差点整个散掉,再聚不能。


像是嫌老兵的形象还不够崩坏似的,士兵76在死神飘走之前还不忘单脚翘起双手比心说着:「76爱你喔~」


霹啪───


来自死神面具裂开的声音。


「这.......就是所谓的..老来俏?」前来放置哨戒塔打算抢旗而撞见一切的Symmetra疑惑道。


●  ↑  ○



受到心灵创伤的死神前去拦阻抢了自家旗帜的傢伙,同时也是从前的傻徒弟──叛徒McCree。

跟他对峙的是Pharah,有着制空优势火力强大的对手。

不知道这溷小子今日是抽了风还是围围巾的方式不对,

侧向战术翻滚填弹→子弹散落满地

甩枪装弹→子弹飞出


六发弹裡可能会有1~2发的空包弹,搞得上方的Pharah很紧张,不知该不该闪躲,谁晓得这发到底有没有弹,这是在玩俄罗斯轮盘吗?

真想来个天将正义直接把人轰死。


这小子还有脸说他乱丢枪,他自己才是浪费军火。


死神终于看不下去加入战局,

「你所知道的一切都是我教你的。」言之意下是→拜託你不要这么丢人现眼好不?!顺道朝着McCree开了几枪。


对方发现多个对手也不讶异反而露出"你他妈的在说啥"的表情,一个闪身回击一记三连发,被死神以亡灵状态躲过。


McCree趁机迅速找个遮蔽物躲起来装填子弹,死神正想迂迴的绕到对方躲避处后方来个奇袭就听见藏身处传来McCree带点疑惑幽幽的回道:「你是说床上?」


死神:「...................................」


Pharah差点没从空中摔下来:「....这信息量有点大.....原来McCree是两位长官的....第三者啊....」综合死神跟McCree的对话,Pharah觉得细思极恐。


死神&McCree:「并不是─────!」


同时吼完的两人瞬间无言,McCree咳了一声缓缓问:


「......Fareeha,你所谓的两个长官是......?」


「Morrison指挥官以及Reyes长官。」好孩子有问必答,同时锁定McCree的藏身处,等着人一现身就开大夺回旗帜。


「所以你知道...他们...」发问的人声音有点犹豫。


「在一起?不是全OW都知道吗?他们无时无刻在放闪,我母亲常说我是吃狗粮长大的。」


「Oh……………………」Ana是怎麽教孩子的?!


「哼哼,从前的蠢事无须再提。」死神冷哼两声不愿再多谈,统整方才崩坏的士兵76以及显然很不对劲McCree,死神想起早已被遗忘的一件事;有关Ziegler的实验品。


「...........同意。」McCree难得和死神同一阵线。


可是Pharah却意外的八卦起来:

「刚刚出击前母亲还说好在士兵76没跟我们同队,否则一下少了两个队友,根本无法抢旗。」


死神及McCree依旧沉默,他们不是很想知道为何会少两个队友,Pharah看着死神身旁越来越低的气压,也不打算继续说下去。


如果换作是年长的Amari来说,绝对是八卦照聊旗帜照抢两不耽误,可以同时糗前OW两大长官的机会可不多。


黑色身影俨然不愿进行此话题,「出来受死吧,士兵。」死神冷冷道。


被称为士兵的人心下一凛,方才一时疏忽忘了他目前是McCree才会有如此蠢的反问。果不其然马上就被对方给察觉真实身份。


他藏身的建筑物裡没有治疗包,没后援又短腿的他同时对上两个火力强大机动性又高的对手,别说把旗帜运回阵营,能不能活下去都是问题。


死神能以亡灵型态躲过闪光弹,而Pharah只要待在闪光弹投掷不到的高度就好,McCree要如何杀出一条血路则考验他的能耐。


「你的援军来不及赶到的。」死神不给对方拖延时间,直接杀进McCree的藏身处,对着他就是一阵扫射。


牛仔侧向翻滚躲过死神的攻击立刻回击一枪,接着起身往外跑瞄准天空中的Pharah丢掷闪光弹。


「Oh...你的脑子浸水了吗....」死神嘲讽道。


只见McCree对着投掷出去的闪光弹连开了两枪,第一枪击中闪光弹令其顺势往上飞第二枪则是让闪光弹炸开,瞬间Pharah眼前一阵白光,什麽也看不见。


「糟糕───」


死神立刻解除亡灵型态追上靠两次战术翻滚拉开距离的牛仔,而后者还在努力装弹。


「哼、死吧───」地狱火的准星对上敌方头部,准备一枪爆头。


在这千钧一髮之际,韩国少女驾着机甲大喊:「援军来啦~~~~~~」D.VA以喷射推进气势万钧闯进战局─────────然后冲得太快直接撞上牆壁。


磅───────


死神:「..............................」吓得他准星的歪了。

牛仔:「..............................」手上的子弹掉了两粒。


「Jesse大帅哥你没事吧?」D.VA宛如方才惊天动地的一撞没发生过一般快速移动到牛仔身边询问着。


降到地面的Pharah比较想问韩国少女自己才没事吧?!螃蟹壳──机甲都貌似撞出裂痕。


「...........没事,旗子没被夺走。」McCree忽略那句大帅哥,同时也装作没看见对方那惨烈一撞。Hana要是知道自己的机甲被这样摧残不知道会多生气。


不过现在有坦在他们应该能顺利将旗帜送回自家阵营....吧,只要这位"韩国少女"能正常发挥。


「不是、我是说你的贞操没事吧?」韩国少女语出惊人。



死神&McCree&Pharah:「....................................」


他错了,McCree(内在为士兵76)扶额,他不该期望的。


D.VA(内在为McCree)与其说是来救援不如说是来保护自己的身体,只见她淘淘不绝的说着,

「一听说死神跟人见人爱的Jesse对上了我就立刻赶来,深怕晚了一步我的身体呃不───你的身体会被玷污啊!」D.VA(McCree)忧心忡忡的望向McCree(士兵76)。


请问逻辑在哪?死神是色魔吗?!见人就上??人见人爱的Jesse?


先不管韩国少女莫名其妙又反常的言论,Pharah用的微妙的眼神望向死神,其中意思为→"您还说McCree不是第三者,根本骗人"


死神想徒手撕了那螃蟹机甲,他完全可以肯定那里头的根本不是原本的韩国少女────而是某个浑小子。


「........这其中到底有什麽误会?」风中凌乱的McCree(士兵76)试图镇静地说。


「没误会,不就是这回事。」韩国少女脸露诡异的微笑,指了指死神以及牛仔,粗俗的用机甲手指比着交媾的手势。


「Jesse McCree───!!!」McCree(士兵76)大吼,竟然用Hana的身体比如此下流的手势,简直不能忍。牛仔气急败坏的想要朝队友开枪,最终还是忍住。冷静点、那是Hana的身体。


一旁的死神怒气值往上飙升。


「哎、说什麽呢大帅哥,你才是McCree啊。」韩国少女在机甲裡凉凉的说着。当坦真是好,血多皮厚还有螃蟹壳保护。


Pharah呆愣了半晌才迟疑地开口:「这是......交换身体了?」她认识的Hana才没这么轻佻,这也能解释稍早之前牛仔犯的低级错误。


「Fareeha真聪明。」D.VA(McCree)给了对方一个拇指赞。


「Jesse哥哥.......」Pharah有点哭笑不得。


早就猜到真相的死神丝毫不讶异,他的脑中在演练着如何把Jesse McCree给碎尸万段。


「原来如此,难怪敌对镇守阵营的士兵先生如此反常.......」机械忍者不知何时出现在一旁沉吟。


「卧槽────要吓死人啊?!」明显被吓到的D.VA(McCree)忍不住爆粗口,换来McCree(士兵76)的狠瞪。


不 准 用 Hana的嘴 说 髒 话。


......是的、老爹。



「那个士兵76有多反常呢?源氏哥哥。」Hana(McCree眨着大眼)装可爱的问。


源氏无视于自家哥哥的CP对象破廉耻的举动,

「.....恕我无法用言语形容,总之吓得兄长的龙魂直往灕江天塔冲.....」机械忍者没说的是脸皮薄的自家兄长因此逃回阵营护旗去。


众人:......................

到底是怎样的场景?


沉默半晌,

「....所以我们还要抢旗吗?」Pharah犹疑地问道。


「当然要!」

「肯定。」

「废话。」

「咦?」


众人望向唯一有异音的源氏。


面对众人的视线,机械忍者很沉静地说道:「除了在场的Pharah其他女性们早就没在进行抢旗活动了。」


Pharah闻言讶异问:「请问...我母亲现在是在?」


源氏一怔,目光往McCree(士兵76)一瞥,犹豫了下很是缓慢的开口:

「Amari女士正和Symmetra小姐喝着下午茶看士兵76(D.VA)表演...三隻小熊。」而小美在一旁洒雪花加景。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来自D.VA(McCree)的大笑。


Pharah:「.......................」糟糕、她也想看。


「Hana……………」McCree(士兵76)单手掩面,记得之前Hana曾在基地表演给大家看过一次,获得众人的好评;可爱的少女搭配逗趣的舞蹈以及歌词,多麽青春可爱,换作大老粗的自己实在是不能想。


「本来还以为少了士兵先生会比较好抢旗,没想到一到敌方阵营就见到士兵先生。」而且还是诡异的士兵76足以把向来冷静的兄长给吓跑,源氏感概。


「死神前来帮忙时我也很讶异。」Pharah同表惊讶。


「你们都不知道听说他俩对上了我有多着急赶来。」D.VA(McCree)摇着头语重心长地道。



死神跟McCree(士兵76)看着三位小辈,

「所以说....这究竟是怎麽回事?!」McCree(士兵76)忍不住开口问,他一直想搞清楚其中有什麽误会,为何所有人一直说着莫名其妙的话。


D.VA和源氏及Pharah互相看了看对方,再同时望向两人。

「就是那个谣言啊.....」一副全OW都知道怎麽你俩不知。



「「说。」」


还真有默契啊.....


于是三人同时应道→

「战场上要是没看见士兵76跟死神表示他们去深度交流感情了。」

「要是师傅跟指挥官同时在场上但又不见人影就表示他们去打炮跟打炮了。」

「若是死神先生跟士兵先生.......」


「够了────────!」

机械忍者表示无辜,他都还没说完就被McCree(士兵76)打断。他只是想说两人大概是去研讨哪款安全套好用而已.......


「这什麽他妈的破谣言────?!」死神十分愤怒。所以士兵76(D.VA)才有那句莫名其妙地保住贞操,还有每次只要场上有士兵76的局,结束回到基地后总是会迎来Sombra意有所指的吟笑。


「只要战场上有长官们,常常就是不见踪迹,谁晓得是不是打着打着旧情復燃.....」

「打得越狠爱的越深───我母亲说的。」

「有什麽事不是来一发能解决的呢,一发不够就两发、三发────」



死神跟McCree(士兵76)无语问苍天,

旧情人相见分外不爽,无论是敌方还是友方见了面都是先打再说,打得难分难解又不喜爱被他人打扰战局因此时常躲起来打,堪称OW最不务正业的两人。


「旧情早烧成灰烬了,哪来的復燃?!」


「说不定灰烬裡能产生小凤凰 浴 (慾) 火重生啊~」


「「牛仔你闭嘴───」」两人同时道。


「就说人家现在是D.VA.....」


无视。


「童子军快把身体换回来,我要宰了你。」


「反了吧,是我要宰了你。」


「办得到你就试试。话说回来你真是越老越不中用,竟然躲不过Ziegler的实验品烟雾。」


「呵、不知道是谁年轻时也曾经中标,还乱丢装甲包,气的Torbjörn好阵子不更新武器系统。」


「那也不知道是谁说不管我变成如何心意都不变。」


「────!年轻时说的蠢话怎能做真。」


「那老了之后呢?谣言也不光是谣言,上次那回你可别不认帐。」


「......不过是一次擦枪走火罢了。」


「都骑到我身上来说着还要的人是谁?」

「那又是谁没带安全套还要硬上?!」




「我早就跟温斯顿说要在各个战场上放置安全套,看我多有先见之明。」D.VA(McCree)边玩着机甲内建游戏边吐槽。


「那个.......你说我们是不是该闪边让他们继续?」总觉得等等会发生不可描述之事。


「不行啊,那可是我的身体。」D.VA(McCree)表示不想看到自家师傅压倒自己。


听着对骂的两人越来越R18的内容,三人分别摇头。


什麽见鬼的破谣言,分明是事实啊。



END



 我第一次打童子军时打成童子君(谁?)

 上星期玩抢旗活动时敌方有个玩家叫"76的内搭裤"

 但他却用猎空,害得我和朋友一直哀号他应该要用死神才对啊!(误)

 可恶、好想花钱把ID改成 士兵76的内裤!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