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

灣家人
目前深陷OW泥沼中

CP :R76R(偏R76) 、M76、麥藏麥、源麥源、雙飛、Ana麥.....族繁不及備載。

©SSS
Powered by LOFTER

【R76/PWP】 不小心把前来拜访的新邻居给睡了该怎办?

现代AU


奇幻作家 Reyes / 插画家 Morrsion

就是个老梗


○   ●   ○


Reyes千不该万不该因一时好奇心将Ziegler来作客后忘了带走的东西打开来看。


原本还以为是Ziegler送的礼物,一个不比巴掌大的金色喷嘴小瓶子裡装着浅蓝色的液体,看上去貌似古龙水,但瓶身无任何标籤。


喷嘴貌似坏了,按下去无反应,Reyes扭开喷嘴,一股果香味散发出来。


靠、这是女人用的香水吧?

顿时毫无兴趣,Reyes随手把瓶子丢在桌上。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他就感到口乾舌燥,下体硬得要命,只想找人狠狠操一顿,就算因赶稿而将近一个多月没有性生活也不至于如此。八成是Ziegler那小瓶子的液体有问题。


他连忙拨号给Gérard,让他火速叫个人过来,长期联络下来对方非常了解他的喜好,只是临时不知道能不能找到符合要求的人。  

这燃眉之急也顾不了这么多,能够凑合过去就好。


Gérard答应立刻帮他叫人来,Reyes接着又拨了通电话给瓶子的拥有者,电话一接通Reyes忍不住破口大骂:


「Angela──你他妈的瓶子裡装了什麽?」


「Uh....Reyes,你该不会是碰了我不小心遗留在你家的实验品吧?」原想意兴阑珊接起电话的Ziegler猝不及防的被大吼瞬间有些怔住,随即又被Reyes所言给提起兴趣。


Fuck!实验品,他早该知道不会是什麽好东西。Reyes暗骂。


「妳一个心理谘询师需要搞什麽鬼实验品?!」就不能安分地当个普通谘询师就好?


「Hey,Reyes你这么说有欠公道,某些情侣和好只需要一个契机,其实有时候来一发就能解决的事情何必要搞到离婚或分手,来一砲是个很好的选择喔。」Ziegler谆谆教导。


「谁管妳那些破事跟那些客户───操!」一阵情慾袭来,等的人还没到,Reyes想直接先去厕所撸一发出来。天晓得他多久没DIY,不是Reyes自夸,他从不缺床伴。


「先说好,你可不要边撸边跟我通话,我可是会告你性骚扰。」Ziegler悠閒的把身子靠在椅背上笑着道。


「─────谁他妈的会有情趣跟妳玩电话play!快说里头到底是啥鬼玩意。」被Ziegler如此一说,慾火顿减了不少,让他边听Angela声音边撸他会软掉,性别根本不对好吗。


「呵呵,不过是强烈催情剂加上一点点的致幻剂而已,只不过不需要吞下肚,用闻的透过呼吸道就能产生效果,很方便吧。」对于Reyes满嘴髒话,Ziegler充耳不闻。


「妳这是犯罪。」他指控。


「这只是实验品而已,又不会拿去贩卖,况且我只会提供给少数客户。谁晓得你手贱去拆了我东西。反正是实验品正巧你可以替我试试效用。」Ziegler的声音听起来很愉悦。


靠、的确是自己手贱,Reyes反驳不能。


「.......这不会有什麽副作用吧?」


「才没有呢,还在实验阶段是因为不知道效果会不会太强烈罢了。」Ziegler略为不满的应道,有危险性的东西她怎麽敢给客户用。


电铃在此时响起,Reyes连道别也没直接把电话给挂了。这声电铃他等了好久,明明离他中招还不到二十分钟,Reyes却觉得渡分如年。


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大门打开,外头的人很明显的吓了一跳,顾不得对方的感受,Reyes一把捉住对方手腕一个用力把人拉进屋内,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被拉进来的男子身穿简单的紧身黑色T-shirt,搭配牛仔裤,金髮蓝眼、大胸翘臀、宛如Model般精緻的五官,操、Gérard───去哪找来的极品?

Reyes感到下体的火燃烧得更炙烈。



這是一台落鏈的自行車




还不及实行脑中的大计,电铃在此时响起,Reyes完全不想理会,

可惜对方似乎没放弃的打算,


FUCK!─────哪个浑蛋这么不识趣?!

拽起扔在地板的牛仔裤穿起,Reyes丢了条毯子盖在狼狈不已的Jack身上,气冲冲地去开门。

「拒绝推销────」Reyes吼道。


「Hey,抱歉我来晚了!Gérard通知我的时候刚好离这裡比较远,又遇上塞车所以....」

眼前的年轻人淘淘不绝的说着,Reyes只听到Gérard的名字就傻愣住。「晚了一个多小时你应该憋坏了吧,别担心我立刻帮你──」

「闭嘴───」他打断年轻人,「你是Gérard叫来的?」Reyes有些气息不稳的问道。

「是啊,你瞧。」和Reyes房裡那位一样有着金髮蓝眼的年轻人拿出手机秀出Gérard的号码。


──────WTF?!


那他屋裡那位是谁?隐隐感觉不妙。  

Reyes感到头皮发麻,脸色一沉,「不需要你了,你回去吧。」说完也不顾年轻人不满的抱怨直接把门给关上。


他走回沙发边,只见Jack已经穿回原本的衣物,试图装做什麽事都没发生的模样,可是裸露在外的脖子上有着Reyes佈满的点点吻痕。


「Jack Morrison ,你的新邻居。」略带沙哑嗓音令Reyes心一紧。


新邻居?

登时想到前几天隔壁房子的确有动静,那时他正在赶稿沉浸在故事中,并没有理会。

所以...他只是来打招呼的?不过Morrsion这姓有点熟悉啊......


「Morrsion…...John?」他脱口而问。


Jack一愣,接着点点头,「John是我的笔名。」似乎意外Reyes竟然知道。


God───!!


John Morrsion是他御用的插画师,Reyes身为一个高产量的奇幻小说作者,他笔下描述中的世界总是複杂而多变化,而Morrsion总是能精准地将他勾勒出的世界完整的呈现出来,他每次收到对方原稿时总是赞叹不已,怎会有人能够把他脑中的幻想完美的表现在图上。


所以他妈的他不仅是不小心睡了自己的新邻居,还睡了他长期合作的插画家,那个他欣赏不已的插画家!!


这下该怎麽办?!

Reyes顿时头疼不已,更糟糕的是他的下体还是硬的发疼。



END


由衷佩服会写肉文的作者!!这真是太难了TvT

如果能有任何评论会非常感激的!!

评论(35)
热度(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