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

灣家人
目前深陷OW泥沼中

CP :R76R(偏R76) 、M76、麥藏麥、源麥源、雙飛、Ana麥.....族繁不及備載。

©SSS
Powered by LOFTER

【麦源麦/M76 源76】Awkward


这是篇雷文,

CP是披着麦源麦的M→76←源,

雷者请速速离去,感恩。




● ┤ ●



这对McCree来说是个糟糕的一天,

能有多糟?也不过就跟66号公路上的咖啡一样糟糕罢了。


宿醉头痛加干了一炮之后身体上的痠痛,

床伴没什麽好挑剔,酒也不是便宜货喝起来像稀释过的一样,

可偏偏他们今天任务→攻击方押车任务。



Fuck,在你想防守的时候偏偏系统就是派你去押车,就像订了披萨外送说好了是穿着火辣圣诞装的美女送货员结果来的却是穿着红色丁字裤头上戴着圣诞帽的肌肉男一样,

累感不爱啊。



攻击方成员: 麦卡利(McCree)、源氏、路西欧(Lúcio)、士兵76、D.VA、壁垒机兵


这成员组合...很有问题,McCree有头疼加剧的倾向。



「D.VA来报到囉~请大家多指教~(爱心)」韩国女孩一早就很有朝气的向大家打招呼。


阳光般的笑容外加爱心手势,太刺眼了,眼睛好痛。

轻揉着太阳穴藉着舒缓头痛的McCree好想把76的战术目镜抢来,可他没胆也抢不过,

只好把牛仔帽给压低点。


「YO~大家早啊,D.VA早!」Lúcio热情的向大家挥手。


「Lúcio~今天的补师是你啊,真开心w」D.VA开心的跟Lúcio击掌表示欢迎。两人閒聊了几句之后D.VA又跑去跟在一旁貌似陷入沉思的忍者攀谈。


「源氏、上星期新出的游戏你玩了吗??」


不同以往热络的聊天,今日的源氏罕见的只有点头跟摇头来回应D.VA,韩国女孩一点也不介意,还是叽叽喳喳的讲得很开心。

源氏偶尔会进入"心如止水"的状态,那时候的源氏话很少,可今天有点不一样,

平日任务遇上都会跟76爸爸打招呼说着『士兵さん,您好。』的他,反常的只是点点头示意。

而且她印象中源氏私底下跟牛仔大叔交情也不差,但两人到目前为止连眼神都没对上。


这其中好像有什麽隐情啊~~~~D.VA闻到八卦的味道w



「HI,壁垒机兵,还有妮妮。」McCree不想去自带BGM的Lúcio打招呼,那会使他头更痛。

一大早听动资动资的音乐他会死!


「逼逼逼逼逼逼─逼逼逼─逼逼。」


呵呵呵,

......Jesse McCree觉得自己跟壁垒的代沟宛如马里亚纳海沟般深远流长。



转头向士兵76招呼,却只开口"Hi"的一声就没下文,举到一半的手也默默放下,

不知为何有种莫名的尴尬感。


对方似乎根本不在意他的举动,微点个头就去做进攻准备。

McCree觉得更尴尬了。


沒关係,能比昨晚更尴尬吗?

他偷瞄了远处的某位忍者一眼........想必是不能。 



一开始押车的过程十分顺利,敌人只要一现身就立刻被火力强大的他们给全灭。(笑话,他们可是有三名攻击人员)因进行得十分顺利,D.VA跟壁垒机兵以及永远静不下来的Lúcio甚至直接冲往敌方重生点去守株待兔进行攻击;而源氏早在开始没多久就消失无踪。


让Jesse想着今天也没那麽糟,只要暂时避开某人,一切都可以很美好。


可惜天不从人愿,

一阵大风袭来,他的口水布─呃不、他的围巾一个不小心就随风吹走,往天空飘啊飘的,像风筝一样真好看啊~个屁!


等等等等等─别走啊!!! 


一个翻滚+一个翻滚再一个──翻滚个鬼!他的翻滚是有CD(冷却时间)的好吗?!

McCree从没恨过自己的奔跑速度,他被叫柯基不是没有道理。更何况昨晚跟某个傢伙做了一整晚不可描述之事,他腰痠、他肾虚啊!



「Red~~~」喊着他为围巾取的名,彷彿他饱含着情意的呼唤Red就会自行回到他身边。


「牛仔,快回来押车!」眼看众人分散各地,唯二押车的他以及越跑越远的牛仔,士兵76终于忍不住大喊。


「指挥官!」情急之下脱口而出士兵76以前的称号,对方很明显的愣了一下,他立即露出求救眼神,不抱什麽希望的看向前指挥官。


只见士兵76无奈的叹口气,接着一个火箭跳飞上天,快狠准的抓住原本在天空中飘扬的红色围巾。



「爸爸好帅wwwwww」远处的D.VA看到忍不住尖叫,在机甲内鼓掌叫好。


「oh.....」McCree傻愣愣地站着,

他丝毫没抱期望的,却没想到士兵76会用自损红血的火箭跳替他拿回Red。


心脏扑通扑通狂跳,这个前指挥官到底想怎样啊.....



空中降落的士兵76忍不住皱眉,Jesse这小子恍神什麽,身后有敌人来了都不知道,开口示警太慢了,士兵76直接在空中发射,但也因此离原本预定地落下位置偏移几步,地上有突起的石块,做好会跌伤的准备却被一个横空而出的身影接住。


「源...氏?」及时到来的把他接住的是岛田源氏。


士兵76一开枪McCree就立刻转身一个六连发将敌方给全做掉,再一次怨叹自己的短腿,不然飞扑过去给士兵76做个缓冲软垫他也愿意。


「您...没事吧?」源式开口。


嗓音听上去和平时不同,沙哑许多,这孩子感冒了?站起身的士兵76不禁如此想,可他见到源氏肩上的伤口时顿时皱眉,立刻拿出生物立场放在地上启动。


「没事,谢了,源氏。」


被道谢的忍者顿时有些手足无措,退了几步小声地说了句话,疑似是"一点小事,没什麽"。接着又退了几步,士兵76上前把要退出生物立场范围的源氏拉了回来,造成对方机械有过热的倾向。


「Jesse。」


一旁观看的McCree感到心漏跳一拍,指挥官叫的不是牛仔,而是Jesse啊!


本想数落几句对方的士兵76,在看到McCree被点名而僵直的身体时,话语就吞回口中。


算了,士兵76将围巾递回给原主,平时看习惯带着围巾的牛仔,一旦少了就显得不对劲。

不对、这是多了什麽吧。

有时候看得太清楚不是好事啊.......


McCree颈项间的点点红肿,在在显示牛仔为何今天都只待在车上,且跑得比平时还慢。

这臭小子───



Fuck,真他妈的特尴尬啊!!! 察觉到士兵76的目光后McCree要哭了,贼老天你不让我刷好感当指挥官的肉垫也就算了,有必要把昨天的激情证据摊在阳光底下给最不想知道的人知道吗?!


然后罪魁祸首还抢了他刷好感度机会,


McCree一脸哭丧的表情反而让士兵76觉得好笑,「Jesse,认真点,别在任务中恍神了。」说着替McCree将围巾繫好。

甚至比平常包得更紧实,这种儿童不宜的东西还是别让D.VA看见了,伤眼睛。

士兵76如此想着。


完全不知前指挥官想法McCree只觉得人生真美好,这风景宛如妻子温柔地替丈夫繫领带啊~

只要无视源氏死命瞪过来的视线的话,McCree将目光移了过去,正好对上忍者看过来的目光,瞬间一个撇开视线另一个转头。


靠、尴尬。


士兵76开口把一个想往东的牛仔跟另一个想往西的忍者叫住,

「别乱跑了,剩下的路程一起押车吧。」


「はい!」


「Yes,Sir!」


恩,真乖。


D.VA跟壁垒机兵以及Lúcio除了先前放了几名敌人过来之后,就再也没漏网之鱼接近车子行进的路线,看样子他们能很顺利的完成推车。


只要车上气氛不如此尴尬的话,士兵76年轻时还会在意所谓的氛围,年纪大了之后这东西他早就不在乎,可今天这两个小辈究竟是......


「你们俩怎麽回事?今天一直避开对方?」



「没。」

「哪有?!」



一个站在车头一个坐在车尾,真是一点说服力也没。




怎能说呢,

McCree和源氏昨晚喝了酒,莫名其妙的上了床,

还干了一整晚,

这都不打紧,

最重要的是他俩高/潮时都喊着前OVERWATCH指挥官的名字。


这 才 是 最 尴 尬 的 地 方 啊。



源氏跟McCree想着───

竟然和情敌上床了。




END


我的大本命明明是R76R。


评论(10)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