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

灣家人
目前深陷OW泥沼中

CP :R76R(偏R76) 、M76、麥藏麥、源麥源、雙飛、Ana麥.....族繁不及備載。

©SSS
Powered by LOFTER

【翔喬】慢慢進展 3

私設有v


3.

參考自家隊長未果之後隔天孫翔轉移目標,觀察無論在何時都拼命刷存在感的起黃少天,這個聯盟為他修改規則的男人語速跟手速絕對有得拚,說起話來跟機關槍一樣答答答答答的子彈落滿地重點卻可能只有兩個字或是根本沒重點。一整個魔音灌腦,聽著黃少天時不時在那邊"隊長隊長隊長你看瑞士隊這傢伙是個傻逼來著吧,這時候怎麼蠢的用這招啊應該得用balabalabala"以下省略三千字


就連葉修都忍不住道:"可惜世界聯賽沒有開語音,不然派黃少上去咱們穩贏啊。"此言一出完全道盡所有人心聲。


臥靠,他肯定是腦袋抽了風才會想參考黃少天,而且這貨根本是自來熟,跟任何人都很有話可聊又抑或是單方面在說話,只有面對蘇沐橙的時候會出現罕見的結巴。
見鬼這建議一點屁用也沒,孫翔果斷把課題束之高閣,當作沒收到過。


在集訓中心悶了幾天後的休假日孫翔打算去健身房,問了人得知離集訓中心最近的健身房位置後,隨意喬裝一下便要出門,在門口遇見了肖時欽還順口勾搭著對方要不要跟他一同去。後者有點汗顏表示不了,婉拒了孫翔,事後他想想小事情去健身房什麼的畫風的確不對。


手機導航顯示步行過去約20分鐘,搭車約5分鐘,沒有很想領教B市交通的孫翔認為走路也是鍛鍊身體,毫不猶豫的決定靠雙腿前往目的地。


邊走邊閒晃,孫翔顯然小看了B市的夏天,頂著大太陽走沒多久就熱得一身是汗,瞥見不遠處有賣冰飲忍不住拐了個彎跑去買了碗冰涼的愛玉邊走邊吃,沒有察覺自己早就偏離了導航的路線,等東西吃了個大概才回神發覺他的手機重新導航,從現下位置到健身房約莫25分鐘。

靠、比一開始還久是怎樣?尼瑪,吃東西誤事啊!


正當孫翔開始咒罵之時,眼角的餘光掃到某個熟悉的身影,回頭望著剛剛和他擦肩而過的人,提著有點沉袋子步伐略顯蹣跚,不自覺轉身邁開腳步跟上去。


瞪著前方人手提著兩大袋,看起來都相當沉,手臂都被握提的地方弄的凹陷下去,孫翔有些皺眉,加快腳步往對方面前一站,被擋住去路的人呆滯了一下,點了頭之後便要繞過孫翔繼續走,這下孫翔可不爽了,上前拉住他的肩頭。

「喬一帆!」氣急敗壞喊。


被抓住的人明顯嚇了一跳,瞪圓了眼直看著孫翔。

喬一帆兩手提著重物被人這樣一拉,手臂立刻被袋子勒出紅痕,帶點痛。可他沒心思去管,一開始對方擋住去路他以為只是湊巧,點頭示意之後打算繞過去卻莫名其妙被人攔住,對方還明確叫著他的名字,這下喬一帆著實訝異直看向對方。


見對方愣了愣, 孫翔忍不住一氣:「喂喂喂,三天前才見過馬上就忘了啊?」


此言一出,喬一帆有點遲疑的開口,「....翔哥?」他身邊會用這種語氣說話的人不多,加上這身高以及對方微怒的表情...........


「廢話。」孫翔沒好氣應道,要是喬一帆真沒認出他可就丟臉死了。


「......對不起,帶著墨鏡有點認不出來。」喬一帆額際帶著汗,傻笑著解釋。


孫翔這才想起自己做的偽裝,戴副深色墨鏡頭髮又都往後梳,跟平時的模樣不同,也難怪對方認不出自己。這樣一想反倒是他錯怪喬一帆了。


不禁有點尷尬,訕訕著卻還是嘴硬回道,「下次注意點啊...」


「嗯。」對方帶著笑回應,語氣依舊溫和。


「........欸,我說你該不會有M的傾向吧?」孫翔不免懷疑,自己三番兩次對喬一帆的態度絕對稱不上好,可喬一帆總是笑臉迎人,絲毫沒有一點不悅,他怎麼想都覺得對方是M的可能性極高。


「.............??????」喬一帆滿臉疑惑,偏著頭沉默著,貌似沒聽懂孫翔所言。
對方擺明不知道他在問什麼,覺得自討沒趣的孫翔正想離去目光卻落在喬一帆的手上。


沉默兩秒,「出來跑腿?」


喬一帆點點頭回了聲"是"又接著:「鄰居給了很多蘿蔔,我媽媽想說做些蘿蔔糕於是派我出來買在來米。剛好牛奶沒了就順便買了罐。」


那不是罐,而是桶了吧!看著那牛奶的尺寸,孫翔在內心吐槽,這小子在大熱天提著兩樣重物在路上走根本活找罪受。

M,他肯定是M!!!孫翔很沒禮貌地擅自把對方認定是M,接著也沒多想就把手伸了出去,喬一帆傻傻的看著擺在眼前的手沒反應。


孫翔不耐煩的開口:「袋子。」


「诶?!  等等、不用麻煩翔哥───」意會過來後喬一帆連忙拒絕。


可話還沒說完孫翔便開口打斷,「反正我也沒事做,」眼看向旁邊解釋,健身房什麼的完全在剛才那一刻被他拋棄。


「可是這有點重...........」還想解釋的喬一帆下個瞬間就見孫翔直接抓過他掛在手臂上的袋子,輕輕鬆鬆就將他提著老半天累出一身汗的小袋米扛在肩上,貌似一點都不費力。


喬一帆馬上露出欽佩的表情,孫翔頓時內心有點輕飄飄的,覺得很受用。
「翔哥───好厲害!!」眼神發光的讚嘆著。他覺得孫翔肯定有在鍛鍊,不像他是個徹底的宅男,沒啥體力,那袋米雖然不是挺重,但像孫翔一樣不費吹灰之力輕易扛起也不是易事。


被人用如此清澈真誠的景仰目光盯著,孫翔還是頭一遭,頓時臉有點燙,他歸咎於天氣太熱,用鼻子哼了聲,「──別廢話了,帶路!」
喬一帆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是,翔哥。」令孫翔不知怎的覺得臉上更熱,心裡暗忖B市的太陽果真火辣。


十分鐘後孫翔隨著喬一帆來到樓房,搭電梯到5F,開了門之後喬一帆接過孫翔肩上的米拿去廚房,並請他去客廳休息。


孫翔也不客氣,在客廳晃一圈之後大剌剌的坐在沙發上。聽見喬一帆的聲音從廚房傳來,
「媽,我把東西買回來了,還有路上遇到個朋友,他幫忙我把東西一起拿回來。」


「哎啊,是小高嗎?」


「呃....是榮耀的前輩,很厲害的前輩!」


那句"很厲害的前輩"不知為何聽起來特別令人感到舒服,孫翔忍不住將耳朵豎起。


「那真該好好謝謝人家!!」


明顯是站起身的聲音,孫翔不免的也從沙發上站起來,對長輩最基本的禮貌他還是懂得,一將墨鏡摘下掛在衣領便看見喬一帆跟著媽媽從廚房裡走出來。

「翔哥,這是我媽,媽,這是孫翔前輩。」喬一帆介紹。


「阿姨好。」孫翔點點頭。


「很厲害的前輩你好你好,我們家一帆勞你照顧了,謝謝你幫忙他把東西拿回來。」喬媽媽很熱情的說著。


孫翔聞言差點絕倒,"很厲害的前輩"用詫異的眼神看向喬一帆,後著一臉不好意思,「媽───,是孫翔前輩啦。」


「翔翔前輩啊,留下來吃蘿蔔糕吧!!!我做的蘿蔔糕可好吃了!」喬媽媽渾然不覺哪不對,貌似很天然。


「媽───」喬一帆紅著臉,他看見孫翔的臉都黑了,想說什麼又沒說出口的模樣,讓他覺得非常對不起孫翔。媽...................翔翔前輩什麼的也未免太恥。


「哎、兩人都流汗了,一帆你快去拿個毛巾給人擦擦,去你房間吧!等等再出來端碗綠豆湯進去......」


喬一帆似乎覺得丟臉,沒等媽媽說完話便迅速的拉著孫翔進房去,拿了條乾淨的毛巾給對方後說著:「翔哥你先擦個汗,我一會回來。」語畢急忙將門關上。


拿著毛巾的孫翔黑著臉但又覺得有點好笑,隱隱約約聽見門外傳來的對話聲,「媽!!你會嚇到前輩的!」


喬媽媽說著,「哎喔、你們職業選手心理素質不都很好麼?媽媽又沒說什麼奇怪的話,而且我以為是葉修啊,那個你常常掛在嘴上的很厲害的前輩。」


一個沉默,他才聽見喬一帆低語:「.....不是....」然後不知說著什麼但兩人越走越遠聲音也就不見。


好端端地為何會提到葉修?孫翔不解,卻莫名覺得心頭沉甸甸,但下個瞬間這種感覺就被拋之腦後。

隨意擦了下臉跟頸部,孫翔參觀起喬一帆的房間,不算是非常乾淨,但十分整齊,跟人一樣顯得柔和的色調充滿著整個房間。


桌上跟書櫃都放著有關榮耀的東西,手辦也有好幾個,有些還特地買了透明展示盒保存,喬一帆自己的角色一寸灰倒是沒放在展示盒裡,他忍不住拎起一寸灰的手辦研究,見到這角色就會想起最後一場決賽這傢伙帶給輪迴戰隊多大的麻煩,可也不得不承認喬一帆確實打得相當不錯,沒有浪費自身存在的價值,一直消耗到最後一秒都帶給對手十足的傷害,照這樣發展下去不出幾年便能晉升榮耀大神之一吧。

轉眼見和一寸灰一同放在電腦屏幕旁另個手辦,認真一看他發現放在一寸灰旁的手辦是他很熟悉的角色──── 一葉之秋。


又轉頭望了望擺在書櫃上展示盒裡的手辦,好幾個都是一葉之秋,想起之前喬一帆給他的創可貼,加上書櫃上看起來就是細心保存得很好的手辦,孫翔內心冒出個想法;原來喬一帆喜歡的是一葉之秋嗎?


隨著叩叩兩聲敲門聲,喬一帆端了碗綠豆薏仁湯進來,看孫翔在把玩手辦不禁一愣,孫翔回眼望他,眼神貌似有點複雜,喬一帆莫名有些卻步,頓了下:「...翔哥,來喝綠豆湯吧。」


把一寸灰的手辦放回桌上,接過碗孫翔狀似不在意的開口:「你喜歡一葉之秋?」


喬一帆臉一僵手不自覺的抖了下,眨了眨眼後點點頭:「...........嗯。」


「原來你是我的粉啊!」得到肯定的答案孫翔不免得瑟一笑,一手端著碗一手猛拍喬一帆的肩。

職業選手中有自己的粉想想都虛榮,不由得開心起來。


喬一帆整個呆愣住,半晌才回過神,有點不自在的回應:「.....是啊...那個不好意思直接跟翔哥說....」


「哈哈,需不需要幫你簽個名啊?」心情大好的孫翔爽快問著,絲毫不覺喬一帆態度有著些許微妙。


下意識想回說不用,但瞥見孫翔喝著綠豆湯一臉很想幫他簽名的模樣,喬一帆登時怔住,突然覺得說謊的自己很糟糕,拒絕的話自然說不出口,轉身從抽屜拿出一本簽名板冊及黑色簽字筆:「那麻煩翔哥了。」


孫翔嘴裡含著湯匙豪爽的簽上了一葉之秋以及自己的名,將東西還給對方後端起綠豆湯繼續吃。


此時手機提示聲響起,兩人不約而同拿起手機來看,孫翔瞥了喬一帆的手機提示畫面不由得訝異:「你也玩這遊戲?」剛才的提示音來自他最近在玩的生存逃脫遊戲,喬一帆一愣:「...翔哥也是?」


「哈,正巧!!來計時對戰!」孫翔一聽可高興了,果斷邀請對方來戰。江波濤推薦這手遊可不只他一人在玩,是輪迴戰隊所有隊員都有在玩,這遊戲不僅可以打發時間,趣味性高,單人模式下只需要觀察、思維、推理等能力,但若是和他人組隊則需要團隊分配能力,大局觀及出色的空間感。加上有時間限制,也能鍛鍊抗壓性&心理層面。



輪迴時不時會來個計時對戰或是組隊對戰,就連在國家隊也好幾人在玩。
「好。」孫翔一臉興致高昂的模樣喬一帆也只能點頭答應。這遊戲他和高英杰也時常在玩,兩人幾乎都是組隊破關,在榮耀裡沒什麼機會同隊,在別的遊戲中過過乾癮也好。


連線後選定一個兩人都還沒玩過的關卡,比賽開始。
幾分鐘過去,進度還在50%左右的孫翔便聽見破關聲響,是對方已先馳得點,闖關成功的音樂。

「臥槽!!不可能!!」不置信的破口而出。


抬頭瞪向喬一帆,對方露出尷尬傻笑,孫翔覺得一定是他不夠專心,不然怎會輸給笑得傻不隆咚的傢伙。


「再一場!!」咬牙不服氣開口。


喬一帆怔著,「我.......」


「速度!!!」馬上被孫翔打斷,喬一帆只好默默又操作起手機。


結果第二場更慘,他進度才45%破關聲就響起,孫翔怒啊,因為常輸給周澤楷、江波濤等人,因此他原本很不厚道的抱著虐菜的心態找喬一帆對戰,沒想到反倒被虐。


一整個氣得牙癢癢,順手點了喬一帆的資料一看。

尼瑪、還虐菜呢,對方獲得的獎盃就不知道多他幾十個,他倒是小瞧了對方。

「你這傢伙....到挺厲害的啊。」孫翔心略有所不甘還是稱讚道。


喬一帆聞言露出羞澀的一笑:「還好......」收到孫翔一個瞪視,他立馬接著道:「大概是因為平時和英杰還有興欣的隊友們一起玩的緣故,比較知道訣竅.....」見孫翔的臉色緩和下來,喬一帆也暗自鬆口氣。

說實話不論是在興欣還是微草他身邊都沒有孫翔這類型的人存在,難免拙於應對。


「哼哼,既然如此......來組隊吧。」


「....跟翔哥?....」


「幹啥?不願意啊,拜託想跟本大爺組隊的人可是───」喬一帆詢問的模樣讓孫翔心下不爽,正想好好教訓一下對方話就被打斷。


「願意!!!」喬一帆點頭如搗蒜,跟大神什麼的聯手玩遊戲不曉得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夢想,就算不是在榮耀也是機會難得,當下完全忘了這個大神剛才還輸給自己兩次。


「你這小子識相!」那亮晶晶的雙眸讓孫翔的虛榮心滿滿啊,內心立馬點讚,一種莫名的情愫在暗中悄然滋長也絲毫不覺。


孫翔訝異的發現喬一帆和他配合得相當好,不愧是玩專門輔助陣鬼的人,觀察力也夠細微,常常能查覺到一些蛛絲馬跡,讓破關速度提升不少。


遊戲的時光飛逝,不知不覺便到了中午,兩人玩的不亦樂乎之際被喬媽媽抓去吃飯。


喬媽媽的蘿蔔糕果真好吃,孫翔忍不住吃了好幾塊,嘴上連連稱讚,逗得喬媽媽恨不得把一整盤蘿蔔糕全挟到孫翔碗中。


飯後還吃了好幾塊西瓜,喬一帆忍不住低聲勸阻:「翔哥....別吃太多吧,都是涼的。」
孫翔才沒管那麼多,橫了對方一眼胡亂點個頭表示聽見,手卻還是沒停直拿西瓜往嘴裡塞,順便拿了塊堵住喬一帆的嘴,面對孫翔突如其來的舉動喬一帆明顯嚇了跳,雙眼眨巴眨巴的吞下他的餵食,嘴角沾著溢出的西瓜汁。


好像某種生物.....孫翔挑高眉,喬一帆乖乖接受餵食的模樣讓他覺得新奇,不禁多餵了幾塊到對方嘴裡。

「翔哥那個....」太多了,他吃不完啊! 喬一帆急忙嚥下口中西瓜緊接而又一塊,連忙直搖頭阻止孫翔的繼續餵食的舉動。

被拒絕的孫翔也不氣惱,順手擦掉喬一帆嘴角的西瓜汁,只覺得沾在那看的礙眼,殊不知自己滿嘴周圍都沾滿西瓜汁,他才是那個真的需要擦乾淨的人。
孫翔的舉動太過自然順手,喬一帆當下也沒反應,半晌才後知後覺發現哪不對。可見對方毫無所覺的模樣他原本想說什麼也說不出口。



最後道別離開時喬媽媽還切了一大塊剛做好的蘿蔔糕讓他帶回去,嘴裡還說著:「一帆就勞煩翔翔前輩多多照顧了。」搞著喬一帆脹紅著臉拉著自個媽媽別給人添麻煩,還要孫翔別當真。


孫翔倒是出乎意料的回道:「當然,一點都不麻煩。」滿意的看到喬一帆傻住。身為一個前輩照顧後輩也是理所當然的,更何況喬一帆都喊他翔哥了,還是自己的粉,照顧什麼的一點都不為過!


而後,喬一帆正巧也要送蘿蔔糕去給高英杰,剛好有段順路便陪同孫翔一起走,雖然孫翔信誓坦坦表示他又不是路癡及集訓中心那麼大的標的哪可能會錯過,喬一帆還是有點不放心。


「對了,翔哥今天是出門打算做什麼?」喬一帆邊帶路順口便問起。難不成孫翔只是純粹出來閒逛?


孫翔腳步一頓,被喬一帆一問豋時想起他今天原本的目的─────健身房!!

馬蛋!!!!完全忘得一乾二淨啊啊啊,

別說鍛鍊身體了,根本吃了一堆東西。



正當孫翔內心炸毛的同時渾然不察自己黑著臉的模樣令喬一帆莞爾一笑。


TBC...

评论(10)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