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

灣家人
目前深陷OW泥沼中

CP :R76R(偏R76) 、M76、麥藏麥、源麥源、雙飛、Ana麥.....族繁不及備載。

©SSS
Powered by LOFTER

【翔喬】慢慢進展 1

標題雖然是翔喬,但cp感其實不高

較以孫翔為主

一樣是冷CP,oh ya


以下正文→


1. 

榮耀第十賽季決賽,最後的勝利者是興欣。

輪迴的主場沒能贏來屬於自己勝利的歡呼,只能強打起精神為勝利者獻上掌聲,粉絲們都如此落寞,選手們的心情更可想而知,記者會完後的休息室裡的低迷氣氛籠罩在眾人心中,不知是杜明還是吳啟強顏歡笑說了個冷笑話想試圖緩和氣氛卻沒人回應,連江波濤也難掩落寞,勉強說了幾句提振精神的話。周澤楷身為輪迴隊長一向不擅言語的維持一貫的作風只說了四個字,「明年再來。」


是啊,明年再來。像是終於受不了這氛圍,孫翔胡亂收拾好先行一步離開休息室。


他不是輸不起,只是明明冠軍就近在咫尺,卻拿不下的憤恨只有自己了解,失敗的苦澀終究也只能自己品嘗。從越雲到嘉世到輪迴,這一路孫翔自認已改變許多,他和輪迴磨合的相當好,甚至跟周澤楷還拿下了本賽季最佳搭檔,更是從季後賽一路闖進至決賽,氣勢勢如破竹,儼然被眾人看好能拿下冠軍。但那又如何,離冠軍就差那一步之遙,而榮耀此刻更是離的好遠。
孫翔腦中還在回想著最後那三秒,畫面在腦海中不斷回放,他絲毫無反抗能力徹底被輾壓,所有的掙扎皆無功用,意識完全跟不上對手的動作,只能以輸了作終。


可惡,孫翔用力踢飛不知是哪個沒公德心扔在賽場走廊的空鋁罐,像是要嘲笑他的幼稚洩憤行為,空鋁罐撞到牆壁後反彈,直接敲到始作俑者的額頭。
「靠!!!」孫翔摀著額頭氣急敗壞,正想繼續爆粗口便聽見噗哧一笑登時一愣。


蠢事被看見孫翔只覺臉上一燒,口氣很不好質問,「是誰?!」


靜默半晌,開始不耐煩的他見到角落默默走出一人,身形顯得有點畏縮張著口想說些什麼卻沒發出聲。


孫翔瞪著來人心下訝異,是興欣的陣鬼喬一帆。新科冠軍隊伍的成員不在記者會上也該在休息室裡大肆慶祝不是麼,一個人躲在走廊角落生灰塵做啥?
喬一帆怯生生,眼角帶淚臉頰上有著不明顯的淚痕,一臉就是剛哭過的模樣,囁嚅道:「呃...對不起...」聲音略帶鼻音。


看見剛才在舞台上打敗自己的冠軍隊伍成員出現在眼前,孫翔可沒什麼好心情,也沒閒情逸致去管此人為何看上去一臉難過。惡狠狠地瞪了對方一眼,喬一帆的臉瞬間刷白,卻還是問道,「前輩..你沒事吧?」


對方好聲好氣的詢問就算心情再差,該有的禮貌還是沒忘,孫翔沒啥好氣勉強維持風度,「沒。」一個字簡單明瞭,在敵人面前示弱無論如何他做不出,硬是忽略隱隱作痛的額際。

好像了解孫翔壓根不想理會他,喬一帆本該默默地離去,可看見孫翔額頭的紅痕,終究沒轉身離開,反而從口袋裡掏出創可貼,硬著頭皮開口:「前輩那個...擦破皮了還是貼一下吧?」指了指對方的額頭。

孫翔瞪著喬一帆,他滿臉的不爽擺在那,一般識趣的人早就不再理會,偏偏喬一帆還站在原地對他釋出關懷,他現在最不需要的就是他人的關心,更不用說這關心還是來自勝利者。這人是怎樣? 抖M麼?!


「不需要!」而且被喬一帆喚前輩不知內心有股莫名的反感,像是以前曾經有過不是很好的回憶,孫翔忍不住開口:「別叫我前輩。」


先是被狠狠拒絕之後又冒出一句"別叫我前輩"莫名其妙的話,饒是一向善解人意喬一帆也略顯不知所措,伸出去的手僵在那沒收回。

孫翔也沒接過,僵持了幾秒,他有些尷尬的露出傻笑,默默的將手放下,莫名的帶點委屈感。


氣氛尷尬,孫翔又是位不會分辨場合氣氛的箇中高手自然不會說什麼圓場的話,喬一帆卻在此時道:「....孫選手...?」明顯帶著試探的口吻。
原本打算無視對方要離去的孫翔一愣,「我說你───────」深深的吸了口氣,這什麼見鬼的生疏叫法?他印象中喬一帆也不過小自己一兩歲吧?不叫前輩不會叫本名就好麼?!頓時又好氣又好笑,在沒察覺的情況下苦悶的心情莫名的消去許多。


「啊??」呆愣回覆。 


那呆滯的表情看起來特好欺負,鬼使神差下他伸手拉了對方的臉頰,扯開臉皮一字一字道:「叫我孫‧ 翔──」 


「....村....強....」雙頰被拉扯,喬一帆發出很不標準的孫翔兩字。


滑稽的模樣逗得孫翔心情莫名好的起來,對方的臉皮捏起來手感很好,他忍不住多捏幾下,帶著藉機洩恨的心情,沒發覺眼下自身的行為在他人眼中看來完全是在欺負人,若被好事者看到還會說這是職場霸凌。


直到喬一帆有些吃痛的微瞇起眼,孫翔才驚覺放手,神情略微慌張:「嗯、別再叫錯了。」有點心虛的撇開視線,他把對方雙頰捏的都紅了起來,喬一帆還不生氣,這貨到底脾氣多好? 


摸著被捏的微微發熱的臉頰,喬一帆點點頭:「嗯.......孫翔。」

「幹啥?」他下意識回覆。


被反問的喬一帆怔住,那句孫翔只是確認而已.....眼前這位一葉之秋的操作者貌似臉皮很薄,他要是回答沒什麼對方可能會惱羞成怒也說不定。想了想最終喬一帆拿起手中的創可貼開口詢問,「......額頭還是貼起來好麼?」


見喬一帆又提起,剛欺負過人的孫翔這下也不好得了便宜還賣乖,一把拿過創可貼往傷口一貼,「行了吧!」


喬一帆露出傻傻一笑,見孫翔抓了抓微紅的耳垂,他再次確認了對方是方銳前輩口中的傲嬌。當然他沒膽在孫翔前說,見時間有點晚了,擔心隊友前來尋人的喬一帆匆匆跟孫翔道別。



而後輪迴的隊友陸陸續續從休息室出來,臉上的神情比之前好上許多,身為拿過兩次的冠軍隊伍當然不會消沉太久,雖然還需要時間平復心情,不過暫時已無大礙。


江波濤見孫翔額上多了個東西便開口問道:「額頭怎麼了?」剛見孫翔先行離開時他還想追上去卻被隊長阻止,隊長向他搖搖頭,江波濤瞬間便明白了周澤楷想讓孫翔一個人靜靜。相較於他們,孫翔對於這場比賽的扼腕想必更加深刻。


當然不可能老實說的孫翔隨便含糊幾句過去,最後說道只是小傷沒什麼,把和喬一帆相遇的事情全省略不提。


聞言其他人紛紛發揮隊友愛給予孫翔關懷,在見到孫翔額上的創可貼時又有志一同的沉默半晌,吳啟咳了兩聲後率先開口,「我說翔翔...沒想到你還挺自戀的啊....」


杜明跟著發言,「其實我早就覺得翔翔頗自戀的。」

「嘛...有本事的當然有資格自戀。」方明華接著道。


就連隊長周澤楷也猶豫半晌後點頭。


啥?!先不提隊友們叫他翔翔這件事,那一張張微妙的表情是怎樣?


孫翔衝著去休息室不遠的廁所,往鏡子一看,
他額上的創可貼上有著四個大字─────  一葉之秋。


臥槽!!這誤會大了。

TBC.

评论(10)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