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

灣家人
目前深陷OW泥沼中

CP :R76R(偏R76) 、M76、麥藏麥、源麥源、雙飛、Ana麥.....族繁不及備載。

©SSS
Powered by LOFTER

【周喬】真心話 爛冒險 (裏番外B5 End)

食用注意:

OOC&BUG無所不在 

   →


步出店家「前輩想去哪?」他側著頭問,說到這他其實還不清楚到底周澤楷為何而來。

「......隨便。」

「C湖?」H市最著名的觀光景點之一,今天是非假日人潮應該不會太多。

「跟你,哪都行。」


聞言喬一帆踉蹌一步,前輩說這讓人會錯意的話真的可以嗎??小透明覺得他快承受不住了,試問喜歡的人在面前說些會令人誤會的曖昧話語是不是很逼人?


看了看時間,接近12點,於是他開口提議:
「先吃飯?」

「嗯。」


喬一帆領路找了家之前吃過CP值相當高的麵店。因非假日,人潮不算太多,兩人選了角落的位置落坐。


「這家的西紅柿牛肉湯麵很好吃喔。」就座後喬一帆拿起菜單瞇著眼笑著推薦,拿起筆就在點菜單上勾選了西紅柿牛肉湯麵。「紅燒口味也不錯,另外原汁的上次英杰吃過也說好,另外就是店家推薦的......」
周澤楷專注看著很認真在講解推薦的小透明,按捺住想拿手機把眼前講的神采飛揚的人拍下的衝動。


「前輩呢?」介紹完的喬一帆見對方一瞬也不瞬的直盯著自己瞧,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臉想著沾上什麼了嗎。


「一樣。」
意思是跟自己一樣吧,喬一帆點點頭,在數量那欄寫下2,「好!」 拿去交給櫃台。


從櫃台回來的路上喬一帆順道拿了衛生筷及湯匙,接著又跑去端了兩杯水,「前輩請用。」坐沒多久又想跑去拿醬料結果這次被周澤楷阻止,拉住喬一帆的手說了聲,「你坐,我去。」


喬一帆有些害羞眼彎彎的傻笑,「嗯。」乖乖坐著。等周澤楷拿著醬料回來時發現喬一帆正專心的用衛生筷的紙套折了個筷架給他,「前輩不介意的話就用吧?」看著小小的筷架周澤楷頓時覺得心暖,喬一帆貼心的小舉動一直讓周遭的人很受用,本人卻毫不自知。

「好。」

看周澤楷拿起筷架研究,喬一帆忍不住開口問:「前輩有興趣?」


「........教我?」


「好啊,其實很簡單只要長的地方先對折之後把兩邊的角往內折這樣就能立起來又不會倒了,  不過也只有紙套衛生筷能,要是塑膠套的話就沒辦法。」喬一帆邊講解邊用自己的紙套折了一遍給周澤楷看。


「你想的?」周澤楷拿起筷架用修長的手把玩起來。喬一帆登時注意到前輩的手和葉修前輩一樣修長好看,骨節分明,宛如擁有與生俱來掌控榮耀的力量。


搖搖頭,「沒那麼厲害,是之前看到有對小情侶吃飯時男方折了個筷架給女方,覺得很有用就順便學起來了。」再看看自己的手,差的遠了.......
喬一帆又接著道:「前輩以後也可以幫別人折..........」話說出口的瞬間他就有點後悔,想著那個"別人"不是自己便有些難過,但又為了自己的小心眼而覺得自己很差勁。


莫名的心情黯然起來,喬一帆的低落周澤楷全看在眼裡,正想出聲詢問,「你.........」剛好餐點在此刻送上,打斷原本周澤楷想要說的話。
喬一帆藉機提起精神對周澤楷說,「趁熱吃吧,前輩。」接著拿起筷子低聲說了句,「我要開動了。」


周澤楷卻說了個字,「等。」在喬一帆疑惑的目光下周澤楷站起身伸手把對方把圍巾解開拿下交給對方,還順道溫柔的摸了摸他的頭,舉動親暱的很。
覺得害羞的同時喬一帆心情登時好了起來,嘴角忍不住微揚,小小聲地道了謝。小心翼翼的將圍巾摺疊好收進背包裡,前輩送的圍巾可不能弄髒。

牛肉湯麵有著西紅柿的酸也有牛肉的甜味,酸酸甜甜的滋味相當好,兩人一口接一口吃著。喬一帆偷偷觀察著前輩,周澤楷被稱為榮耀男神不是沒有理由,連吃相都很好看。


「對了,恭喜前輩上星期輪迴贏了比賽。」吃了幾口的喬一帆突然想到。
「謝謝.......興欣也是。」

「謝謝!!」喬一帆開心應道,「因為葉修前輩的戰術布置的好。」

「葉修......厲害。」周澤楷稱讚道。


「葉修前輩真的很厲害呢!!」說到葉修喬一帆眼裡滿滿都是崇敬,對喬一帆來說葉修不只是個前輩大神,更是開導他、在他困惑絕望時拉他一把的恩人。雖然這位恩人私底下跟當初想像中的不大一樣,了解之後只有更佩服,只要不提下限及猥瑣這方面的話..........接著想到前輩交給他的任務,把人拐上床什麼的臉忍不住就紅了起來,於是掩飾性的埋頭狂吃。


見眼前人突然低頭猛吃,以及說喜歡葉修之後就紅通通的臉讓周澤楷心一沉, 遲疑了半晌開口,「你.......喜歡葉修?」雖不理解為何突然有此一問,喬一帆將嘴裡的麵條吞下肚後還是乖乖回答。「嗯,喜歡。」葉修是他最尊敬的前輩。他當然喜歡。


見周澤楷停下筷子,喬一帆問,「不合你胃口嗎?前輩。」

搖搖頭,「..好吃..........那我呢?」

剛入口的湯差點沒噴出,喬一帆瞪大圓眼直冒汗,好吃後面接"我呢"是哪招?前面意思懂了,是在說湯麵好吃肯定沒錯但後面那句要如何解釋?他怎麼知道前輩好不好吃,吻起來的感覺很好他知道而已......停,只怕自己越想越歪,喬一帆趕緊煞住。


「呃......秀色可餐?」喬一帆歪頭遲疑表示。


然後看見周澤楷不解的眼神他立馬明白自己會錯意,再努力回想他們原本的話題,他回答了喜歡葉修前輩,所以前輩是要問自己是否喜歡他??????
想明白了之後心不自覺狂跳,忐忑不安地開口,「......也喜歡......」說完小心翼翼的偷偷觀察對方。


比喜歡葉修還喜歡? 這句周澤楷沒問出口,手握緊筷子,他只是淡淡說了句,「謝謝。」


得到不鹹不淡的回應,不免心下失落,喬一帆也想問,那前輩你喜歡我嗎。可他沒這膽子只是開口回應,「沒的事,前輩也很厲害!!!」恭維的話誰都會說,喬一帆是真心認為也自認語氣很真誠。可是為什麼前輩看起來不是很開心??

「嗯。」


啟口想問但見對方又動起筷子,喬一帆只好作罷。一時之間只剩下周圍的吵雜聲以及兩人吃東西所發出的聲響,
氛圍變得有些尷尬, 喬一帆心想是否說錯話,回答"也喜歡"不禮貌嗎?還是自己的喜歡根本算不了什麼,榮耀第一人何時缺人喜歡了?到底要回答什麼才對?


草草吃完後,喬一帆從包裏抽了兩張衛生紙,一張給周澤楷擦嘴用。心煩意亂隨便抹兩下,下一秒手中的紙巾被對面的人接過,扳住他的下巴拿紙巾緩緩在他嘴邊擦了擦,動作輕柔的像在對待喜歡的戀人一般,氣氛頓時曖昧起來。


喬一帆低頭垂眉吶吶開口, 「我不是小孩子了......」

「嗯。」槍王語帶笑意。

「我、我去結帳!」喬一帆抓起帳單落荒而逃。



又一次逃跑,他理不清前輩到底是對所有人都好還是單獨只對自己好?一般人會做到這種地步?還是其實前輩將他當成弟弟看待?當成弟弟的話方才的舉止似乎都能解釋得通,有沒有另一種可能是前輩也剛好喜歡自己呢.......這想法頓時令心頭忐忑不已,強力壓下此念頭。
定了定心神,等周澤楷跟上時他已經重整好心情。



前往C湖的路上喬一帆請周澤楷在原地稍等,自己跑個沒影,幾分鐘後正當周澤楷開始擔心時,心中掛記的人手拿著KFC的紙袋漾著笑跑回來。
「久等了,前輩要吃蛋撻嗎?最近出了新口味一直想嘗試都沒時間,剛好經過就想說買來吃吃看,聽說新口味很好吃喔.......」恩,前輩怎麼在笑?
原本擔憂的心情在看到對方露出小孩子般神情且帶點討好的模樣忍俊不住笑了起來,「呵呵。」


被笑的人莫名困窘,一臉無助的猛眨眼,「前輩?」手中的紙袋遞也不是不遞也不是。笑的意思是喜歡吃蛋撻?


小吃貨......周澤楷接過喬一帆手裡紙袋心裡閃過一詞,小陣鬼說到食物時的表情總是可愛的讓人心癢難耐。

「謝謝。」


「沒什麼....」比起前輩送他的圍巾,這真的微不足道。


香味撲鼻而來,喬一帆期待的大口咬下,下一秒
「燙燙燙───」淚眼汪汪的直吐舌頭搧風,他可真蠢,吃蛋撻也能燙到舌頭。

下巴被抬起,姣好的面孔在眼前放大,「疼?」明顯能聽出語氣中的擔憂。
「不....不疼了...」被一雙桃花電眼注視著講話都盍盍巴巴,喬一帆立馬否認,前輩帥氣的臉龐以及目光中的擔心對心臟不是很好,勉強露出一笑。


周澤楷微蹙眉, "不疼了"的意思是之前會疼,小陣鬼眼眸含淚的模樣怎麼都不像沒事。於是他去附近的店家拿了袋東西回來,在對方疑惑的目光下,「張嘴。」他低語。喬一帆雖不明究理還是乖乖地照做,隨後口中一陣冰涼,疼痛感立即減緩。才發現前輩餵他吃的是冰塊。


周澤楷溢出笑容,「乖,含著。」拍了拍他的頭頂。頓時間他覺得血液全都往腦袋方向流,從脖子開始往上泛紅。視線飄移,身僵直,覺得口中的冰塊都要化了,「....謝謝。」喬一帆感到血條直線下降。前輩不只在榮耀中殺傷力大,現實生活中也是會走路的凶器啊........


下一波攻勢緊接而來,周澤楷抬起他拿著蛋塔的手,張嘴朝蛋塔吹氣,藉此降低溫度,之後還順便咬了一口,點評「不錯......不燙了....」喬一帆遭受會心一擊,血條見底。


腦袋一片空白傻愣著吃著經過前輩吹氣過已經不熱的蛋撻,蘋果口味微酸稍甜,卻讓他有種甜過頭的感覺,甚至心也泛著一絲甜蜜。


「欸欸妳看到了嗎,那兩個好有愛啊!!好甜!」

「看見了看見了!燃的我好想跑C湖個三圈冷靜下來!!!!」


邊上不遠處兩個姑娘偷偷盯著他倆竊竊私語全都給離得較近喬一帆聽見,

有愛?

好甜?


「是間接接吻啊!好萌www 帥哥賣萌殺死人!」某姑娘又興奮的低語。
然後他非常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體會了傳說中的間接接吻。頓時雙頰發燙,頭頂燒的快冒煙。


「肯定是情侶無誤!好有愛!」

「那寵溺的眼神讓我都快戀愛了!」


原來在他人眼裡看起來是這樣麼?喬一帆面紅耳赤的想著,原本壓下的念頭又浮上,抬眼見在前頭發覺他不見而駐足默默等著自己的前輩,莫名內心增加了幾分希望。踏步快速跟上。


波光粼粼,微波蕩漾,岸邊常綠顯得一派生機盎然的景象搭著春風和熙,令人心曠神怡湖畔風光不管看幾次都不會膩,兩人隨意的沿著湖畔走,巧妙的避開人潮多的地方。

兩人在長堤處稍作休憩,喬一帆提議幫周澤楷照相,不等對方回應便退了幾步拍起照來,鏡頭中清風吹拂楊柳搖曳,周澤楷佇立於西湖旁,春日陽光灑在身上彷彿周身鍍了層光芒,令人心醉。


喬一帆覺得畫面很美卻不知為何帶點寂寥感,也不知道哪來的膽子,他上前牽住了對方的手,想驅逐那股寂寥。

面對周澤楷訝異的目光他才驚覺自己做了什麼,硬著頭皮結結巴巴的解釋,「那個....前輩看起來很寂寞的樣子....所以我..........」說到最後喬一帆都想吐槽自己的理由。


周澤楷似乎一點也沒有不悅,反而瞇著眼展顏一笑,那笑容一下就把西湖的美景給比了下去,喬一帆感到心飛快跳動著,有些癡迷著看著此景,只想將這畫面永存心底。瞬間他完全能理解周澤楷為何有這麼多狂熱的粉,只為搏君一笑。


對方穩穩地牽著他的手,力道不重不輕,包覆著的溫暖令人安心。
周澤楷的回握給了他勇氣,他想知道自己的猜測究竟對不對,猜錯了就當作是自我意識過剩,自我感覺太良好,頂多就是、就是不能再和前輩一起像現在這樣出遊,回到最初兩人僅限於賽場上的交流而已。


喬一帆抱著破釜沉舟的心情開口,「前輩,吃飯時我說的喜歡葉修前輩,那個喜歡只是對於崇拜尊敬的前輩的喜歡,並、並不是對葉修前輩有意思的喜歡,所以那時.........你是因為這原因不開心的嗎?」緊張的聲線都有點顫抖。


周澤楷先是一愣接著點點頭,「嗯。」他沒想到對方竟然有注意到。


真是啊.......喬一帆滿臉通紅將圍巾拉高些,「我可以問......為什麼嗎?」


這次周澤楷又頓了頓,「...............因為在意。」


「.......那對我百般照顧,買圍巾送我,替我擦嘴,用可以溺死人的目光看著我都是..因為在意?」心跳如雷,牽著的手微微出汗,緊張的憋著氣都不自覺。


周澤楷定定地看著他,「嗯。」


聽到肯定的回應腦袋"嗡───"的一聲一片空白,空著的手頓時不知該往哪擱,慌亂的推了推鏡框又想去拉圍巾,相握的手被輕輕捏了下,像是給他鼓勵,感受到對方手裡傳來的溫暖喬一帆定下神鼓起勇氣,


「喬一帆,今年20歲,生日10月7號 天秤座。興趣是打遊戲,最愛的遊戲是榮耀,原本加入微草但第八賽季結束後離開,之後加入興欣跟隨著大家一起挑戰重返榮耀舞台,帳號卡一寸灰。最崇拜景仰的前輩是前榮耀第一人葉修,喜歡的人是現今的榮耀第一人.......................周澤楷。」脹紅著臉一口氣說完,目光完全不敢對上告白的對象。



周澤楷原先是臉上掠過一絲困惑,隨著喬一帆的話表情開始產生變化,聽到最後一句話嘴角揚著無法抑制的溫柔微笑,眼中帶著滿滿的柔情凝望著他。


小陣鬼似乎沒注意到周澤楷的變化,羞紅著臉自顧自地續道,「如果說前輩你的在意變成喜歡的話.....是否可以給我機會讓我把你......拐回去呢?」

周澤楷搖了搖頭,握著他的手加重了力道,「不....在意,是喜歡........一樣的。」


聞言他登時懵了,喬一帆滿臉不敢置信,「喜歡......一樣...」他吶納的重複,抬眼望進那雙可以溺死人的深邃眼眸,終於會意過來,心臟怦怦跳個不停,張嘴想說什麼卻發現說不出話,只能愣愣著看著周澤楷。


對方伸手撥了撥他被風吹亂的額髮,低聲輕柔道:「...交往?」


他下意識的微微點了頭,接著理解其中意義後臉紅著用力點頭,「好!!」露出羞澀的一笑。換來的是一個緊緊的擁抱。


互訴心意的兩人默默並肩坐在湖畔,遠處傳來鐘聲伴著夕陽餘暉照映湖面上,交握的雙手傳遞著溫度,美好的令人只想停在此刻。


離別的時候到來,月台上喬一帆一臉不捨卻還是笑著,


「下次、換我去S市找前輩!」


「好.....等你。」對方漾出一抹令人難以忘懷的笑。


Fin.


終於完結!!!!!!(掩面哭)

接下來還有兩篇番外的番外(什麼鬼)


评论(8)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