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

灣家人
目前深陷OW泥沼中

CP :R76R(偏R76) 、M76、麥藏麥、源麥源、雙飛、Ana麥.....族繁不及備載。

©SSS
Powered by LOFTER

【周喬】Hey,情敵先生

食用注意: 
本篇是夢的片段  醒來之後趁還沒忘光碼成文字

OOC跟BUG一樣宛如天上繁星一般多

雷者請慎入,謝謝。


大學Paro


喬一帆和原本班上的一個女孩互有好感,兩人的相處也充滿著曖昧氛圍,好不容易搞定轉系的事情,鼓起勇氣來告白得到的卻是,「對不起,我有喜歡的人了。」此一令人心碎的回答。


忙著轉系也不過是一兩個月的事,豈知在這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算太短的時間他喜歡的女孩就移情別戀。正確來說並不是移情別戀,畢竟他們只是關係曖昧並沒有正式交往。


心碎之餘他顫抖著問了女孩的意中人是誰,他的初戀只要還有挽回的餘地他還是想試試,不想如此放棄。對方嬌羞的回答,「是周澤楷學長。」

如果剛才是心碎,現在已經是便粉末了。


周澤楷榮耀學園裡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存在。榮耀校草,男神,籃球校隊隊長。
一表人才,成績優秀,卓絕群倫,舉手投足都充滿魅力,完完全全的風雲人物。


被甩的那天放學後他翹掉社團活動,默默去體育館看籃球隊的練習賽,籃球隊一向只有在有比賽時才開放參觀。喬一帆也沒什麼心思,只是想親眼見見情敵。榮耀男神的名聲雖是如雷貫耳,但他也只知其名從不見其人。


抱著去看看對方讓自己徹底死心的想法,喬一帆被不過是個小小練習賽卻人滿為患的觀眾群給嚇到。最後他只能勉強在角落(視線還非常不好)看了下半場比賽,就算喬一帆對籃球一點也不了解,也能輕易發現在球場上那閃閃發亮,自帶強大氣場的人就是情敵───周澤楷。


帶有明星範兒的球員,不管在哪都是眾人注目的焦點,更不用說那硬是比他人都來的高超的籃球技巧。隨便一出手、一得分都引來女球迷高分貝的尖叫。在見識到周澤楷的迷人丰采之後,喬一帆知道自己的初戀已經完全沒望。周學長真的是個很厲害的人........


無不迷倒一票散場時因為在角落所以最慢才得以走出體育館,卻不小心撞見兩個團體的對峙。

喬一帆知道自己有著小透明的外號,原因就在於只要他不主動宣示自己的存在,他人很容易就會忽略他,簡而言之就是存在感低下。

而此時此刻他不得不慶幸自己存在感低下這件事。只因他就身處在兩邊一觸即發的狀況中,


團體一  全都是妹子,打扮的花枝招展,不少人手上還拿著立牌。"我愛周澤楷" "周澤楷娶我" "男神我要給你生孩子"之類的。直白的讓喬一帆都覺得有點害羞。

團體二  有男有女,不過男女比例約莫是3:7,服裝就很一般。雙方氣勢都不饒人,一副就是要吵起來的架式。一旁只是剛好被堵在這喬一帆顯得有點無措,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好在沒發生讓他會更不知所措的事情,雙方只是冷冷的嘲諷幾句,團體一就此離開。

「還好......」忍不住脫口而出。就當喬一帆鬆口氣也打算離開的同時他被人喊住。

不說話沒人會察覺到他,一開口就立刻被人發現。喬一帆想開口解釋他只是個路過的沒想到對方一個領頭的學姊霹靂趴啦就一堆話。

「我們是男神友愛互助會,跟剛才那個榮耀男神親衛隊完全不一樣!我們只是想知道男神的一切而已,所以盡其所能的去蒐集男神所有的消息,絕對不會有什麼不准單獨私下跟男神接觸,不准向男神告白,不准跟男神談戀愛之類的煩人規定」


這、這是跟蹤狂吧!喬一帆好想吐槽,不過對方人多勢眾,他還是乖乖閉緊嘴巴來的好。

「學弟你剛剛也在觀察周學長沒錯吧!看得很專注喔,我有發現。」

無法反駁,還真是。

「我們一直在找和有志一同的夥伴。」

所以..........?

「要不是剛才那句"還好" 我們還真沒發現你呢。」
…………………………...

「其實我們現在正缺一個可以潛入籃球校隊晨練的人手。」

………………………..不是吧...喬一帆有不好的預感。

「存在感低落,學弟你很適合擔綱這職務呢!」

………………………………..TAT  

之後一連串的疲勞轟炸,強迫中獎被迫加入互助會,喬一帆簡直哭笑不得。為什麼他非得要去觀察情敵先生???????



雖然完全不瞭解為何會落得此下場,第二天喬一帆還是乖乖的很早起,為避免吵醒好友兼室友的高英杰,他只能輕手輕腳的梳洗然後偷偷外出。

潛入晨練的體育館,紀錄有關周澤楷的一舉一動,這根本是狗仔的行為。
不覺得事情會順利的喬一帆發現自己真是小看了小透明的外號,只因他後來坐在體育館二樓看台區的陰暗角落中非常順遂開始觀察。
心情複雜的盯著情敵的身影,開始了他一連串好幾天的任務。

一個多星期後,喬一帆默默知道情敵先生在晨練的前十分鐘都呈現恍惚狀態,有點懶散沒精神的模樣。應該是還沒睡醒的緣故,精神喊話什麼的也都是由副隊長代勞。在喝檸檬蜂蜜水時會微微蹙起眉頭,打起籃球時非常專注,神采飛揚的模樣令人目光離不開他身上。


喬一帆在觀察幾天之後都忍不住吐槽自己,對情敵如此上心做什麼?不知不覺還畫了好幾張對方的素描都沒自知,恐怕他平常參加社團活動時都沒這麼勤快作畫。

正當他在神遊時,聽見下面一陣騷動,以及一句,「臥槽你把球都哪去啊?!杜小明!!」伴隨著一顆籃球直往他方向而來,運動神經只是普通人程度的喬一帆,當然閃不過恍神時突來飛來的籃球,結果就是狠狠的被球砸到臉,痛得眼淚直流,不過他還是抓著自己的東西急忙躲起來。他沒忘了自己是偷偷跑進來的,若是被發現可是會被撵出去。


周澤楷訝異的發現竟然沒聽到慘叫聲,他不擅長言語卻擅長觀察,很早就發現小透明的存在。早在第一天他察覺有人躲在二樓角落的觀眾席裡,原本以為是狂熱的粉絲,一度有想要提醒自家副隊,不過對方一直都沒有什麼舉動,貌似只是默默觀察,周澤楷就任由對方。原本以為對方只會出現個幾天,沒想到接連一個多星期他總是會感受到來自二樓角落的視線。


方才一群人打鬧時杜明的球明明是往二樓角落飛去,也聽見球砸到東西的聲響反彈回來,卻沒聽見人聲也沒看到人,想必是躲了起來。



喬一帆躲到角落的樓梯邊,蹲坐在地上正為自己逃得快而慶幸,卻也暗自為被砸到的自己而傷神。

直到額頭上多了道冰涼感才發覺情敵先生不知何時出現在他面前,拿著冰袋敷著他紅腫的額頭。淚眼婆娑的呆住,喬一帆驚訝到嘴張的好大,正想要說什麼卻見情敵先生將食指抵在唇上作勢他別出聲,他愣愣地乖乖照做,心裡頭一堆疑問想問。

對方似乎對他乖巧的模樣很滿意,嘴角輕輕勾起一個弧度,令他瞪大了眼忍不住看傻了。要知道在他幾天的觀察下情敵先生的笑容可是屈指可數,罕見的很。

周澤楷沒發現自己不自覺露出的微笑帶給對方的衝擊,只是不解的看著原本只有額頭紅腫的小學弟不知怎麼的臉也跟著泛紅。

接著他瞥見對方落在地板上的畫冊,裏頭有著他的素描。

「Fan?」周澤楷輕聲問著。

一開始還不懂情敵先生在問什麼的喬一帆在順著對方視線看後才赫然驚覺自己畫的東西都被看光,當事人就在眼前,他頓時非常尷尬。
也瞬間理解對方的問題,微微搖了搖頭,帶著些許緊張拿起紙筆寫下"不是,是情敵。"

然後接收到對方訝異又不解的眼神,情敵先生貌似有點困惑,不過在聽見隊友呼喊尋找聲後也沒多逗留,最後留下冰袋便離去。


留下緊抓著冰袋滿腦子混亂的喬一帆,怎麼被發現的?

何時發現?

為何知道他被球砸中?

還有情敵先生為何要保密?

重點是,竟然受到情敵的關照,喬一帆整個人都不好了。只能把頭埋進膝蓋中,枕著冰袋,陷入自我厭惡中。



那天後來他向互助會的學姊報告觀察所得時,隱瞞了被球砸到之後的事情,只簡單說自己不小心撞到。
學姊見他額頭帶了傷不免關心幾句,她相當喜歡這小學弟的,人安安靜靜又乖巧柔順,根本是不可多得的好青年。
受到了關心喬一帆有點開心道了謝,更讓學姊增加對他的喜愛,直接說晨練觀察暫停個幾天吧。

聞此言喬一帆也不知作何感想,他是打算暫時都別見情敵先生,可真的不用去時反而覺得失落。
唉.究竟是怎麼了?



而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榮耀男神周澤楷,已經有三天沒看見原本天天在二樓角落報到的小學弟了。
這幾天只要有空檔視線總是會不自覺的往平常小學弟待著的地方飄。希望能看到對方出現,不過總是失望的發現根本沒人。

注意到此狀況的隊友聚在一起竊竊私語,

「我說隊長最近為啥老是往二樓觀眾席上看啊?」

「對對對,我也注意到了,而且固定只注視那角落。」

「那裡明明啥也沒有.........難不成隊長有陰陽眼,看得到阿 飄?!」

「尼瑪我對恐怖的玩意沒轍啊!求別說!!」



「小周這麼在意小學弟?」知情人士江波濤將自家隊長拉到一旁低聲詢問。得到周澤楷"嗯"的一聲。

唔,真是難得。

「因為小學弟說是你的情敵?」

這次停頓了一陣子,才聽見自家隊長回了句,「大概。」

江波濤心下訝異,他不知道這是否是周澤楷的Fans想出來引起他們家隊長的新招式,但不得不說還真是有效。畢竟他第一次看到周澤楷這麼在意一個人。

原本以為是粉的人不是粉,是情敵。

既然是情敵,那小學弟喜歡的人是...........?




持續將近兩星期的早起之後在不需要去觀察晨練的第三天早上,喬一帆發現自己又在清晨5:30起床。想躺回去睡回籠覺怎麼也睡不著,只好爬起來坐在床上發楞。

先是用手機刷了微博,隨意逛逛幾個網,之後沒事做又拿起丟在床邊的素描本。這幾天都沒動筆,最新畫作還是那張被自己寫上"不是,是情敵"幾字的情敵素描。見了有些心煩意亂,快速地翻了幾頁,翻到前頭自己早先的作品時不禁停住,怔怔地望著素描人物,初戀女孩。畫中的女孩十分美好,一筆一觸都含著自己的情意。

想起當時的心情,不知怎麼的突然眼角泛起酸意,喬一帆就這樣盯著素描本直到眼淚滴落到畫上沾濕了頁面才緩緩將本子收起。




那天在體育館內二樓窗邊的周澤楷看見小學弟和一名學妹走在校園,小學弟小心翼翼的拿素描本幫對方遮陽,臉上帶著羞澀的微笑和對方交談,聆聽時的表情很專注,很輕易的就能知道對方是小學弟喜歡的人。

他們走得很緩慢,女方不知道跟小學弟說了什麼,令小學弟傻住,一不小心手上的素描本就落到地上,小學妹彎腰想幫忙撿時臉露驚喜看著攤開的素描本,小學弟來不及拿回只能看著小學妹眼彎彎露出開心表情晃著手上的素描本指了攤開的某一頁。

小學弟似乎有些為難手抓著頭髮,遲疑了半天微微張口回應。結果小學妹的臉立刻垮下,甚至有些不悅,小學弟見狀立刻低頭,貌似在道歉。

女方沒回應,接著頭一側,展現甜甜的笑容,再次開口。小學弟聞言緩緩搖了搖頭,抬起頭時很牽強的露出一笑,就這樣直盯著小學妹看。

前者不開心的將手中的素描本用力塞到小學弟手中,然後頭也不回的走了,扔下還想挽留對方的小學弟。

小學弟將素描本收進包中,用手抹了抹臉之後抬頭向上看,於是視線就剛好交會。對方很明顯的一愣,然後不敢置信地眨了眨眼,腳步向前移動貌似想再看仔細,直到夠近絕對不會看錯的距離後,小學弟的臉瞬間脹紅然後迅速跑走。

他帶著興味的眼神看著落荒而逃的小學弟,不自覺的嘴角又彎起個弧度。


可是,自此那個令他掛心的小學弟一直都沒在他面前出現。




喬一帆脫離了互助會,學姊雖然很捨不得但在他堅持之下還是只能同意。

而喬一帆和給他許多建議且感情相當不錯的葉修學長提起情敵這件事。

聽完描述後,葉修回道:「小喬,哥怎麼覺得聽起來不像是在講情敵,而是在講喜歡的對象啊。」


喬一帆一愣,接著搖搖頭。

不是的,那只是情敵而已。



要是承認了自己喜歡上情敵,豈不是比初戀的對象還要可惡。當初他痛恨初戀的女孩輕而易舉的就移情別戀,覺得再也沒有比這更可惡的事情了。


所以,那只能是情敵而已。




Fin.


夢中的結局好令我難過

友人也" 欸~~~~~~~~~~~~~~~"

所以補個後續

在有點久又不是太久以後小喬的畫冊會被情敵先生拿去
把"敵"字給塗掉換寫個"人"字上去還給小喬
對方會用溫柔的眼神看著他說「我等。」

小喬應該會哭XD

我想最後會接受吧。



评论(13)
热度(59)